Diablo。

沉迷大俱利orz大俱利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owo叔侄组和社障组好棒(趴)DK组好可爱emmm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9

【主all婶偏俱利婶
【欢乐无脑向,无刀
【我流刀男,大概有ooc
【各种各样的cp乱入?
【不定时更新


“所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被和泉守和陆奥守拖到和泉守房间里的我大爷似的坐在榻榻米上,等待着两人的回答。

“呃,四月,你看啊,最近出阵我不是一直在拿誉吗...就是...那个...有没有什么奖励什么的...”和泉守支支吾吾地说着,还时不时偷偷瞟我两眼,完全一副小娇妻的模样。

“奖励...?”

和泉守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最近大阪城活动出阵和泉守抢誉简直是称得上小能手了,的确应该给点奖励才行啊...)

“你想要什么奖励?”我微微偏了偏头。

“呃...就是那个...能不能...”

“......”

“呃......那个...”

“......”

“哎呀咱在旁边都看不下去啦!他就是想问主人你能不能晚上让他寝当番呐!”

陆奥守无奈地挠着头,大咧咧地替和泉守提出了要求。

“......哈?”

一脸懵逼.jpg

(今天晚上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你们为什么都要赶着今天晚上寝当番???)

“呃咳,和泉守啊,今天晚上已经有人选了...”对上和泉守无比认真严肃紧张兴奋的眼神,我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要不你就等后天吧?”

“诶?!”和泉守有些惊讶,“有人选了吗?!居然不是帅气的我吗?!是谁啊?!晚上的人选是谁!?难道有人比我更帅气吗?!”

(重点在那里吗?!)

“呃,今天晚上的人选是大俱利伽罗。”

“啊啊??那个黑皮哪里比我帅了啊??”和泉守一脸不满。

“啊?你再说一遍?”我微笑着看向和泉守。

(敢黑我大咖喱和泉守你大概是不要命了吧:D)

“我说那个黑唔唔唔?!”和泉守还真打算再说一遍,被身旁的陆奥守快速地捂住了嘴。

“嘛哈哈哈,主人你直接给他排后天没关系的呐~”陆奥守笑着打圆场。

“唔唔唔唔唔!!!(放开我!!)”和泉守用力地挣扎着,然而等级不比陆奥守高,结果没成功。

“你给咱闭嘴呐!想挨打吗?!”我看到陆奥守的头上隐隐约约蹦出了十字路口。

(真是辛苦陆奥守了......各种意义上。)

“嘛,算啦,我大概知道了,和泉守你就安排在后天咯?”我示意陆奥守赶紧把和泉守放开,“陆奥守你再不放开,和泉守就要不能呼吸了...”

陆奥守一愣,看向了和泉守。后者的脸已经憋得通红。陆奥守连忙松手。

“嘛哈哈哈,不好意思呐~”

“咳咳,你这家伙......!”和泉守伸手就想给陆奥守来一拳,结果被陆奥守轻轻松松接下了。

“嘛嘛,在主人面前不要这么没规矩呐~”陆奥守一副长辈指责后辈的样子。

(话说你没资格说这个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打情骂俏了。”我一脸无奈地晃了晃脑袋。

“谁跟他打情骂俏啊!!!”和泉守气急败坏地大叫着。

“莫非你不喜欢他?”

“谁喜欢他啊!?”

“啊啦,原来你喜欢的是堀川?”

“这关国广什么事啊!?”

“兼桑,你在这里啊。”

“......”

“......”

“啊呀,堀川你来了啊。”

“兼桑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十分抱歉。”堀川满脸清爽地朝我鞠了一躬,单手拽着和泉守的后领,就这样拖着和泉守往门外走,“打扰了,我这就带他离开。”

“好的,多谢。”微笑.jpg

剩下我和陆奥守面面相觑。

“陆奥守。”

“嗯?主人有啥事呐?”

“要不要一起来看动漫?”

“哈?”

“总之来一起看吧?你一定会有兴趣的!”


我拽着陆奥守的胳膊,把他带到我房间里,强行让他坐在电脑前,然后熟练地点开网页,打开视频。


............

......

看完两集之后,陆奥守的眼睛还在闪闪发光。

“看完之后感想如何?”我笑眯眯地问他。

“这个东西好厉害呐!是叫动漫的东西嘛?!居然有人在里面唱歌跳舞!真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呐!咱要马上去告诉大家!”陆奥守兴高采烈地从榻榻米上爬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啊、喂...!”我刚想叫住他,结果一眨眼就没影了。

“真是的......”我无奈地笑笑。

(嘛...这样也好,明天有时间的话,可能要去买台电视机了吧...?)

我默默地想着,打开了我珍藏的刀剑乱舞小黄歌MMD,戴上了耳机,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哟,吓到了吗!”极为熟悉的声线突然在我身后响起。

“?!”我被吓得一颤,耳机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吓到了吧!”鹤球的笑脸近在眼前,也许我可以就这样一拳过去。

但我没有,可能是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被突然吓到,有些呆滞,眼泪当即就溢出了眼眶。

这只是生理反应,但我本身并没有什么想哭的欲望,但是看到鹤丸被吓到的表情,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呜、呜呜呜......”

我开始出声哭了起来。

“诶、诶?!等、等一下!别哭啊???”鹤球好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手忙脚乱地用他的衣袖替我擦掉脸上的眼泪,“吓、吓到了吗?抱歉啊...所以说你不要再哭了啊...”

“鹤丸国永。”

门口传来了微含怒意的声音。

我感觉到鹤丸帮我擦眼泪的手一僵。

(啊,牙白,本来只是想逗逗他的,这下他真的完了。)

“啊哈哈哈,长谷部,找我有什么事吗?”鹤丸站起身来,面对着站在门口死死盯着他的长谷部,似乎在寻找逃跑的时机。

“你又做了什么?!这次居然还惹主哭了!?”长谷部眼睛一瞪。

“我什么也...”鹤丸刚想辩解。

“诶?什么什么?鹤丸先生把主人弄哭了吗?”乱出现了。

“啊,主人不要紧吗?”前田和平野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大将哭了?”是药总的声音。

“诶~主人她......”安定和清光的发色映入眼帘。

“是这样吗...?”连被被都来了。

一个又一个刀剑男士聚集到我房门口,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鹤丸的逃跑路线自然不用说,被封锁了。

我偷偷瞟了一眼鹤丸,发现他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啊,这下真的完了。)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8

【主all婶偏俱利婶
【无刀无脑欢乐日常向
【有时候会掺杂进奇怪的cp请不要在意
【我流刀男,有ooc

等到长谷部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这期间大俱利一直都板着一张脸坐在床上看着长谷部...不,与其说是看着,不如说是瞪着,而且是要生吞活剥的那种。

“好了好了,别再瞪了,人都走了。”深知长谷部性格的我从旁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大俱利的肩,“你这样长谷部反而会更高兴哦。”

“啧。”后者不爽地咂舌表示他的不满。

“喂喂,你们俩,怕不是忘了我这个老年人还在吧?”坐在桌边摆弄着笔记本电脑的鹤丸笑得一脸灿烂。

“哦,你还在啊。”

“忘了。”

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们俩......”这次想打人的轮到鹤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鹤丸露出一副狰狞的表情向我扑了过来。

我正准备表演一个漂亮的后退躲过鹤丸“凶狠”的攻击,不料却遭到脚边电线的阻碍,没能成功。

“喂,等...!”

“哇啊?!”

“唔...!”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

看样子,我被鹤丸漂亮地扑倒了。

一起被扑倒的还有闪到我身后原本打算扶住我的大俱利。

三个人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在了一起。

“啊...疼疼疼...好重...”扶着差点晃没的脑袋,我慢慢地睁开双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的头顶,再加上前面奇怪的触感,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喂...这、这个...莫非...我这是被...埋胸...了???)

“呜哇,玩过头了...感觉有点晕...”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大事的鹤丸终于抬起了头,与我四目相对。

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感觉血气上涌。看这情况,我的脸应该红得能出血了。

“哈哈,吓到你了吗?”鹤丸带着笑意的恶作剧口头禅在我耳边响起,还伴随着阵阵热气。

(这家伙...!还故意吹气...!)

我连忙捂住了耳朵。

“...喂,”一个凛冽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当我不存在?”

“啊,抱歉抱歉~”鹤丸道着歉,但丝毫没有要从我身上起来的意思。

(咖咖咖咖咖、咖喱?!在、在我后面吗?!)

我扭过头去看身后的大俱利,结果一转头,脸上就感受到了温热的鼻息,大俱利那金色的瞳孔近在咫尺。

(好、好好好好近......!!)

我下意识想往后退,却被后面的鹤丸挡住了退路。

“为什么要逃?”大俱利拽住我的手臂,气势咄咄逼人,锐利的金眸紧紧地盯住了我。

“这、这个...”我慌慌张张地想要挣脱,却感觉有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哎呀~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呢~”鹤丸搞事的标准笑容出现了。

(逃、逃不掉了...!要死了...!)

大写的“完蛋”出现在我脸上。

正当我打算乖乖束手就擒,任人宰割时,房门被“哗啦”一声拉开了。

“主人.........诶?”

门外站的是一脸懵逼的陆奥守和和泉守。

“你、你们...在干什么...唔?!”和泉守“噗”的一下红了脸,用手遮住了双眼,慌乱的大叫,被身旁的陆奥守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唔唔?!”

“呃,我、我们找主人有点事情呐...能不能先把主人借我们一下...?”陆奥守看起来有些尴尬。

(请务必把我救出去啊陆奥守!!!)

我一脸急切地盯着陆奥守,向他传达求救信号。

“......”微笑。

“......”冷漠。

“拜托了呐?”继续微笑。

“......好吧。”叹气。

坐在我身后的大俱利放开了拽住我手臂的手,死死盯着还在我身上的鹤丸,表示“快滚开”。

“嘛,下次再给你来个更刺激的惊吓吧~”鹤丸笑着站起身。

(不,不必了谢谢。)

冷漠.jpg

我也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因为刚刚的事故凌乱不堪的衣服,然后对站在门口还愣着的二人微微一笑:“你们找我什么事?”

“啊?哦,这个...就是有点事情......你能不能跟我们来一下?”

和泉守有些支支吾吾地说着,用手肘从背后轻轻捅了捅陆奥守。

“啊,对对,他说的没错!”

陆奥守附和着,被和泉守用力一捅。

“笨蛋我叫你说的不是这个!”

“喂你也没叫咱说什么啊!”

“总之不是这个就对了!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嘛哈哈哈抱歉之前咱没怎么认真听呐~”

“你这家伙是怎样啊!是想气死我吗!”

“不就是少听了你几句话而已,怎么呐你想打架吗!?”

和泉守和陆奥守两个人自己吵起来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所以,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我为了中断他们的吵架,还硬咳了两声。

“就是...那个......啊,真是的!总之你来就对了!”和泉守像是终于爆发了,头发一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面前拽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我就这样一脸懵逼地被和泉守和陆奥守拖走了。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7

我慌慌张张地冲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莫非他们真的吵起来了?!)

“你们不要吵......了......!?”正当我大吼着想要来一个见义勇为的尔康手,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顿时僵住了。

房间里的三把刀正或认真或津津有味地看着放在桌上的我的电脑屏幕上播放的MMD视频。

其中一个还很严肃地记着笔记。

“你、你们...”我攥紧了拳头。

“哟,四月,你回来了?”罪魁祸首鹤丸国永在那里笑得人畜无害,“我刚刚借了一下你的...呃,是叫电脑的东西吧,现在拿来还给你啦~”

“你...该不会翻看了我的东西吧...”

(我那些......珍藏的幼儿车自行车小轿车甚至是豪华轿车......)

“啊哈哈,你说什么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哦~”搞事鹤露出标准的元气(划掉)搞事笑容,“哎呀,小姑娘也长大了呀~的确是要成熟一些比较好嘛~”

“你这家伙...!”我冲上去准备拽起鹤丸的领子,却被其一个漂亮的闪身躲了过去。

“你有本事作!有本事别跑!”我不甘示弱地追了过去。

“哎呀哎呀,四月你这么容易就生气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完全没有要反省的样子四处乱窜,躲避着我的“魔爪”。

“主...!请您冷静一点!”长谷部实在看不下去,连忙拦在我们中间,一幅视死如归的壮烈牺牲状,“如果您想打就打我吧...!”

(喂长谷部你怎么回事鹤球刚来的那天我看你的态度好像不是这样的啊喂!?他做了什么值得你这么庇护他啊???)

“长谷部......!”鹤丸一脸感动地望着长谷部,好似在上演晚间八点黄金档的爱情肥皂剧,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来一段即兴的深情告白糊我一脸狗粮。

(很好长谷部我记住你了,看我到时候叫光忠整死你...!)

我仿佛要吃人,哦不,吞刀的目光就那样定在长谷部脸上,也许是怨恨过于实体化,也可能是我的面部表情太过狰狞,我看到长谷部被吓得一颤。

“长谷部,你要是不让开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眼疾手快拽住还在发呆的长谷部的领子,一脸的狠样。

“你拽着他怎么让啊,你该不会是老年痴呆了吧?”鹤丸·搞事情大佬·国永还在长谷部后面继续火上浇油。

“你这家伙...!”我正准备隔着长谷部给他脸上来一拳时,被另一把刀拦下了。

“别吵了。”大俱利伽罗一脸不爽地将我和长谷部分开。

我叹了口气,尽量不去看长谷部背后还在朝我做鬼脸的鹤丸。

“唉...长谷部,我问你,”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说话,“你还想寝当番吗?”

“是、是的!主!”长谷部热泪盈眶,双手握拳,仰天长啸,“非、常、想、啊!!!”

............

(看起来真的很想啊......)

“那就把鹤丸交出来,今天晚上的寝当番就归你...呜哇?!”我双手叉腰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大俱利用力地一把拉进怀里。

“干什么啊咖喱!”

“不准给。”

“什么啊?!”

“寝当番。”

“为什...!......啊。”

(之前好像说了咖喱是今天晚上...呃......牙白。)

“咖、咖喱啊,今天就先给长谷...”

“不给。”

“呃...可是...”

“别想。”

“呃...那...”

“以后也别想。”

............

(你想怎样啊大佬。)

“......那长谷部,你明天晚上怎么样...?”我说不过大俱利,只好退了一步。

“是的主完全没问题我会做完所有的工作干完所有的活然后洗干净自己在您的床上躺平躺好等您回来的!”长谷部自信满满地说着,眼睛亮得不行,也许把灯一关还能当灯泡用。

只不过有人不满意了。

我看到旁边大俱利的脸已经黑到放到外面可以完美地和夜色融为一体的程度了。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小番外2

【没错又是我
【没错又是对话式

链接不知道为啥发不了,我就发在下面的评论里了
_(:з」∠)_要是有啥建议请你们告诉我...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6

【主all婶,偏俱利婶
【不定时更新
【我流刀男
【欢乐向?无刀子orz

“大、大咖喱...你、你刚刚说...晚上要、要......”我颤颤巍巍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但大俱利仍然明白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
“你、你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吧...!”我往后一退,保持着一种戒备的状态。
(就算是我最喜欢的刀也是不能夺去我的纯洁和天真的!)
“嘁,怎么可能。”
大俱利看起来一脸嫌弃。
(咦......?他之前不是还对我很上心吗...?为什么态度转变地那么快?!难道是我猜错了?)
稍稍对他放下了一点戒备心,但我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为什么要主动实行寝当番?”
“......”
“......”
“没什么特别的。”
“哼嗯~?”
“......光忠叫我看着你。”
“真的吗?”
“啧,不信算了。”
大俱利有些不爽地抬手抓了抓头发,闹别扭似的转过了头去不再看我。
我见状立马狗腿地上前:“嘿嘿嘿,既然是这样的话,你早说就好了嘛!大咖喱的话我怎么会不信呢!”
大俱利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没说话。
我被他盯着感觉心里好慌。
“呃、这、这个...哦对了!说起来,咖喱你是从手机里出来的?”
“...嗯。”
“那么其他人也可以出来?”
“......不知道。”
“那你能回去吗?”
“......不知道。”
“那我能过去吗?”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敢来?!)
也许是我哀怨的目光过于强烈,大俱利微微地皱起了眉:“......不行吗。”
“可以可以。”秒答。
正当我和大俱利进行尬聊的时候,长谷部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范围内。
“主人!”长谷部看到我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扑了过来。
“诶、诶?!等、等一下,长谷部你怎么了??”我一脸慌张,又不敢太过强硬地拒绝长谷部,错过了躲开的时机,被迎面而来的长谷部抱了个满怀。
而旁边的大俱利默默皱起了眉头。
“主人!您快帮我挡住烛台切!!他简直是个恶魔!!”长谷部泪眼汪汪。
(噫!烛压切嘿嘿嘿嘿嘿嘿...)
我的脸上也许出现了痴汉一般的笑容,但幸好被长谷部挡住了没人看见。
“呃,光忠他对你做了什么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实际上心里早就按捺不住八卦之心了。
“他、他居然想让我跳那种羞耻的舞蹈...!真是不可理喻...!”
(羞耻的舞蹈!?)
我眼皮一跳:“什么舞蹈?”
“就是主人您电脑里的......”
“啊啊啊啊啊啊!!!!”
长谷部还没说完,耳边就响起了我刺耳的尖叫声。
“你、你们,谁碰了我的电脑?”我拽住长谷部的衣领,一副“你再不告诉我你就完蛋了”的表情看着他。
(电脑里除了那些MMD以外还有很多东西是不能见人的啊...!)
“就、就是...那个...”长谷部支支吾吾,憋红了脸,可就是不说出来。
“长谷部,我告诉你,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不想被揍就快点告诉我!”
“是、是鹤丸......”长谷部终于妥协了。
“哦,是吗。”和善的笑容.jpg
“鹤、鹤丸他是想让我们为了接下去的寝当番选举做准备才、才......”
“哦,是吗。”
我继续微笑着看着长谷部,后者一脸慌张,一副坐如针毡的样子。
“......鹤丸现在在伊达组的房间里...”
“好的,多谢告知。”
我站起身来,面带微笑,打开房门就向着目标地点走去。

当我打开伊达组的房间大门,我看到了可能是今生难忘的一幕。
“啊,主人,有什么事吗?”烛台切友好的语气让我有种是我眼花的错觉。
“你...你在跳......gentleman......吗???”不敢相信。
“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呢,鹤丸先生说这首歌的动作主人看了一定会选我的...”烛台切居然如实回答了,而且回答的内容超乎我想象。
(我:???话说鹤球怎么会知道我喜欢...orz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光忠你别跳这个了,对栗田口们不好,到时候一期来了我吃不了兜着走。”我苦口婆心地劝说光忠。
“可是...”光忠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你看看你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小伙子,跳这个像话吗?!应该换一个更帅气一点的吧?!”
“说、说得也是呢......”
后者在我的劝说下终于放弃了,按照我说的换了一首威风堂堂。【???
咳。
说回正题。
光忠表示很感激,然后告诉我鹤球去了我房间,大概是要把电脑还回去。
我眼皮一跳。
(糟糕,咖喱和长谷部还在我房间里,他们该不会打起来吧?!)
我连忙向光忠打了个招呼便赶回了房间。
刚到房间门口,我便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吵闹声。



话说回来,我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打过这个文了???真的很抱歉_(´ཀ`」 ∠)_主要是放假了就顾着肝游戏了完全没时间,四个嘞,我也是挺佩服我自己的......orz接下来我会乖乖继续码字的emmm不过像之前那么多字数的可能不存在了orz总之会努力一下的_(:з」∠)_晚一点把之前玩到的一个对话式小番外发上来作为补偿......

这几天感觉很忙,思考了一会之后我默默地捂住了我的肝orz


emmm很努力地糊了一下,从早上八点开始糊
orz我的水平可能就这样了,这是我觉得我画的最努力的一次...
不过以后还是多练练比较好emmm
第一次用板子感觉心好累
手冻了一天,现在有点不听使唤,没知觉了qwq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小对话一

最近闲的啊,啥事不想干,又想干点什么事(趴)刚好上次我朋友给我看了一个对话小说app,闲来无事去玩了一把......emmm好像还挺上瘾的ww
于是就打算直接把那个当作小番外来玩了,大家就凑合着看看吧owo
接下来放个链接
http://niubichat.com/bb57185?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真神奇啊这种软件orz
啊对了里面的头像图片有的是乐乎里其他太太的作品,如果有侵权(?)的话跟我说我会删掉的哦。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5

【啊大俱利终于出场惹orz
【嘛反正是偏俱利婶的all婶
【我流本丸我流刀剑
【ooc吧大概


 “大俱利啊啊啊啊啊!!!”我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招“饿虎扑食”朝大俱利冲了过去。
后者灵巧地躲开了。
于是我没把握好力量,栽进了土里,脚腕处一瞬间感到了剧烈的疼痛。
“呜……”虽然咬咬牙忍住了,但我还是不小心发出了细微的呜咽。
“…唉。”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大俱利看不下去了,叹了口气之后走过来扶起我,“…你从以前就是这样,不能改吗。”
“诶?以前?”我靠着大俱利的支撑勉强站了起来。
“……没什么。”大俱利默默地别过脸去。
“主人!主人您在哪里?!”远处传来长谷部焦急的声音。
“啊,长谷部!”我对长谷部挥了挥手,发现他瞪大了眼睛望向我。
“主人!快离开他!他并不是这本丸的刀!”长谷部站在和我一样一脸懵逼的陆奥守身旁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诶?你在说什么啊长谷部?大俱利他不是……”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是你的刀。”大俱利淡淡的声音打断了我。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大俱利,说不出一句话。
“胡说八道!我去看过了!锻刀室的历史记录板上根本没有锻出大俱利伽罗!”长谷部瞪向站在我身旁的大俱利,“主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密切监视之下!就连本丸的一丝丝不对劲我都可以立马察觉!你这家伙是不可能躲过我的眼睛的!”
(喂等一下密切监视什么的是在说笑吧…?我洗澡换衣服上厕所的时候该不会也……)
“监视…?就连主人在洗澡都……?”陆奥守的表情有点不对,看来他想的跟我一样。
“不、不是的!主人的玉体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就连我自己都不行!”长谷部坚定地说着,但脸上还是出现了不可掩盖的红晕。
于是他抽了自己两巴掌,那声音…啧啧,格外的响。
“长谷部,你的脸这么红…很可疑喔……”我带着一副怀疑的神色看向正在深呼吸的长谷部。
“不、不是!我、我并没有偷看您洗澡…!只、只是……”长谷部红着脸支支吾吾,“我…不、不…我不小心看到了而已……!”
(这不还是看了吗?!?!)
我瞄到站在身旁的大俱利攥紧了拳头。
“但是……!”长谷部一副痴汉赛高的样子握紧了拳头,感慨万分地呐喊道,“如此白嫩的皮肤!如此美妙的曲线!又香又滑的…呜呜…这是只有主人才会拥有的绝妙身材!我长谷部绝对不会忘记的!!”
“长谷部…你的鼻血…”陆奥守在一旁好心地提醒,将自己的毛巾递了过去。
“啊,谢谢。”
“啧。”
金属撞击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我惊讶地看向声音的来源。
大俱利的表情看不出有任何波动,但腰间的本体已经出鞘了,而他的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上,一副下一秒就可以冲出去砍长谷部的样子。
“啊等一下咖喱!放过长谷部把他还是个孩子啊!”我连忙拽住正要飞身出去的咖喱的手臂大喊道。
“这家伙哪里是个孩子了…?”大俱利的眼神里充满杀气与嫌弃。
“他、他…他级别低啊!”我义正言辞地说道。
“主、主人…”长谷部一副受伤的样子,“就算是我,听到这样的话也是会受伤的……”
(快给我住嘴啊长谷部!你是想死喔!?)
“咖、咖喱,你就别跟长谷部计较了好不好?好不好?”我一脸狗腿地朝着大俱利笑。
“……哼。”收刀入鞘。
我默默的松了口气。
(得救了……)
“不过,咖喱,”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刚刚长谷部为什么说你不是这本丸的刀?”
“……手机。”
“诶?”大俱利的回答让我一愣。
“啧。”大俱利十分熟练地伸手从我裤子后面的口袋里取出手机。
“哇啊?!”被陌生的触感吓到的我整个人一僵。
“……呵。”
我似乎看到大俱利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是我的错觉吗……
“干、干什么啊…”果然一跟大俱利讲话我就怂了。
大俱利看了我一眼,便移开了视线,打开我手机上“刀剑乱舞”的App,然后把手机递给我。
一气呵成。
(果然是刀精,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呢???)
我定睛一看,原本应该出现在本丸主页的熟悉身影被烛台切所替换,而编队页面里一队的队长位上空无一人。
原本应该在那里的大俱利……消失了。
“为、为什么会这样…”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面前的大俱利。
“…他们让我来看看,”可能是为了让我相信他的话,大俱利指了指手机屏幕,“特别是光忠。”
“呃…”长谷部依旧对烛台切的名字反应很大,他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那真是辛苦麻麻了~回头记得替我谢谢他啊。”我瞥到长谷部的本能反应,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诶?也就是说主人有两个本丸呐?”陆奥守在一旁观察许久,终于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
“可以这么说。”大俱利对陆奥守的态度比对长谷部的好多了。
“嘛哈哈哈,”陆奥守双手交叉放在脑后,爽朗地笑了起来,“咱可真想见见那个咱啊~”
“我可一点也不想见到我自己。”长谷部捂脸。
“放心吧,那家伙也不想见到你,”大俱利不屑地冷哼一声,“他说过如果见到你要把你扔进刀解池。”
(喂喂等一下这也是长谷部啊长谷部他下得去手吗???)
“什…!你、你这家伙!”长谷部一脸恼怒地把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是想让我压斩了你吗?!”
“……哼。”大俱利也快速地摆好了迎战的姿势。
“喂喂你们两个!给我等一下!”我连忙插进他们中间,“明明都是我的刀,就不能好好相处么?干嘛都摆出一副臭脸啊!”
“主!都是这家伙…!”长谷部一脸愤恨地看向大俱利。
“…是你先找茬。”大俱利冷着脸打断对方的话。
(老天啊你是想玩我吗……)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真是的…我早晚会被你们气死!”我觉得头有点痛,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了主人!”长谷部注意到了我的动作,脸色慌张地想扶我,“啊…!难道说您生病了吗!让我扶您回房间吧!”
“她是被你气的,”大俱利眼睛一瞪,“…离她远点,我带她回去。”
“你说什么!要说的话主人也是被你气的!”
“呵,你瞎吗。”
“你…!”
两人又开始争吵起来。
#你们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本丸#
(还是放着不管算了。)
“陆奥守,我们走。”
“诶?这、这么放着吗?!”陆奥守一脸担心,但还是跟着我走了。
留下那两个人继续吵着。
…………
……
“唉,还是你好啊,陆奥守。”
回去的路上,我想起刚刚两人吵架的情形,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诶嘿嘿,是这样吗~”陆奥守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那咱还是近侍吧?呐!”
“是是是,陆奥守最好了!”我笑着在陆奥守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只有跟陆奥守一起的时候才最轻松啊…陆奥守真是小天使…!)
我和陆奥守说说笑笑地走在走廊上。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没等我回头,下一秒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跟我来。”
“诶?什…?啊、等…!”
大俱利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我刚要抬头,就被对方硬拉着离开了,剩下陆奥守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大俱利拉着我来到了我的房间。
“……近侍,换我上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指着操作台。
“诶?”
(我的天大俱利居然主动要求要做近侍…!他不是一向都不跟别人混熟的吗?!虽然我很高兴但是总感觉这个大俱利性格OOC啊???)
“大俱利你…为、为什么想要做近侍呢…?”我小心翼翼地问。
“……让我做就对了哪来那么多话。”大俱利眼睛一瞪,一股不良的气息从他身后升起。
(这、这哪里是OOC啊这分明就不是一个人啊喂?!这该不会是鹤球的恶作剧…?还是说药总给大俱利喝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论是哪个感觉都不太妙啊…!)
“大俱利你冷静一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我很冷静,快换。”
(唔喔这真的是大俱利吗我好怀疑…可是又不能问出来…)
可能是我的犹豫让大俱利更加生气了。
“别愣着,快换。”呜哇语气也更加强硬了。
我不敢吭声,乖乖地在操作台上划动点击,将近侍换成了大俱利伽罗。
(陆奥守对不起…下次一定好好补偿你。)
看到结果的大俱利满意地点点头,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大俱利的性格为什么变成那样了啊…我又没在游戏里对他做什么…)
我在心里默默地思考着自己平时玩游戏的方式。
我玩刀剑乱舞的时候一向随和,出阵刀剑中伤回城,全员都配金刀装,也没有一天到晚地出阵,也没有要死要活地锻刀,对于相同的刀剑都是合成,从来没刀解过。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一队队长一般来说都是大俱利伽罗,毕竟是近侍,好像很久没换过了……
…………
……咦?
莫非,是被我惯坏了……?
不、不会吧。
(啊,说起来,那时候刚好和陆奥守在说近侍的事情……咦?…吃醋?……不,好像也不太可能…唔嗯嗯……啊啊啊可恶好烦啊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想这些事情啊!!!!)
“喂。”
“呀啊!?”
顾着思考刚刚的问题的我被吓得整个人跳了一下。
“……啧。”
原本就挺黑的脸更黑了。
(牙白。)
“啊、啊,大俱利,有什么事情吗?”我保持着微笑看着眼前的人。
#看似稳如老狗,实际上慌得一批#
“……没什么。”
“这、这样啊……”
“……”
“那个……”
“…听说有寝当番?”
“啊?啊、是、是的…”
(咦,我为啥要慌?)
“晚上我来。”
“哦、哦。…………诶?”
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4

“喂,你们啊,把我当作空气吗?!”同田贯有些不满地吼了起来。
“什么啊,大狸子,你这么凶做什么?”
“什…!不许叫我大狸子!”
“哎哟,害羞了吗?”我露出一个欠扁的微笑。
同田贯的脸上写满了鄙视,他的手臂微微动了动,忍耐了许久最后还是没出手,只是抽了抽嘴角。
“干脆你跟我去手合好了。”同田贯重重地叹了口气。
“居然不生气啊…”我挠了挠头,“你干嘛这么希望我跟你去手合?之前也来找过我一次对吧。”
“嘛…有人说你很强。”同田贯别过脸去,闷闷地说着。
但机智如我,怎么可能信他的鬼话,那吞吞吐吐的样子一看就不正常好吗。
“诶,是吗,谁啊。”虽然心里吐槽着,但我还是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问着。
也许是我装得有点嗲过头了,我看见同田贯有些不适应地往后挪了一下。
“……”同田贯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emmm大狸子你出息了啊。)
我叹了口气,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同田贯,就差没伸手摸他的头了。
“大狸子啊,我很抱歉。”
“…啊?抱歉什么?”
“我太非了,我锻不出杵子来陪你,你一定寂寞了吧?”母爱般的视线.jpg
同田贯用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完全没听懂,并且我在他脸上看到一种微妙的表情。
(咦,怎么办好想捉弄他...嘿嘿嘿嘿嘿...不,还是算了...)
“哈啊,光忠,我们去厨房吧。”我打了个哈欠,看向光忠。
“嗯,好啊。”光忠露出微笑。
“喂,什么啊,你要逃跑吗?!”同田贯有些恼怒地挡在光忠面前。
“大狸子啊,”我伸手拍了拍同田贯的肩膀,一脸“我懂我都懂”的表情看着他,“光忠不适合你,你还是放弃吧,他已经有了别人了。…嗯,也许你可以去找小夜?不不不,小夜还太小了,这真是太罪恶了,宗三会砍死我的…算了你还是去找陆奥守吧,虽然和泉守也在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
“总之,我会祝福你们的。”我一脸正直地朝他竖起大拇指。
同田贯满头青筋暴起,他忍无可忍地朝我比了一个中指,从紧咬的牙缝中生生憋出一个字:“滚。”
…………
全场沉默。
“说得好,再见。”我闻言立马遁走。
“喂,等…!”同田贯还没来得及叫住我,我便速速离开了。
“……”
“……”只留下光忠和同田贯站在那里,相对无言。
然而同田贯说出的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你会跟我去手合的吧?”同田贯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身上散发着肉眼可见的黑气。
“……当然,要帅气地接受挑战呢。”才刚被锻出来没多久的光忠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哦?是吗。”
…………
……
(说起来,从那时候起就没看见大狸子了啊…去哪里了?……话说回来要是大狸子跟光忠麻麻真的杠起来…麻麻会死的很惨的吧…?)
我坐在长廊边上插着耳机翘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从厨房药研那边顺来的梨子。
“咦,主人?在这里做什么呐?”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默默的咬了一口梨子:“无聊。”
“啊,正好咱今天有畑当番,主人要是无聊的话要不要一起?”陆奥守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去呗……喂,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我有些不满地想要抵抗,无奈力气相差巨大。
等到把我的头发揉乱了,陆奥守才满意地放手。
“你这家伙…再这么没大没小的话就把你近侍的职位撤掉啊。”我一边整理着刚刚被揉乱的头发,一边跟在陆奥守身后抱怨着。
“唔诶?!要换掉咱吗?!”陆奥守一脸惊恐。
“没错!我要换成......”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就换成长谷部吧!”
“主人!”话音刚落,长谷部便出现在我眼前,一脸欣喜,“您说的是真的吗!”
“...那个先等一下,你先告诉我为何你会在这里啊长谷部?”我双手叉腰,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虽然身高上有些不对。
“我记得你今天有马当番吧?”
“难道说,你把工作全部推给鲶尾了吗...?”
面对我的厉声质问,长谷部只是低下头不做声。
(...怎么不回答?难道是被我吓傻了...?)
“长谷部...?”
(该不会是在叛逆期……连我的问题都不想回答了吗?!)
我见他没有回答,只能无奈地耸耸肩,准备走到站在远处等着我的陆奥守身边。
“主人啊啊啊啊!!!”
一个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只感觉世界在旋转。
最后我倒在了地上。
和长谷部一起。
“?????”
(我想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喂!长谷部!”我有些恼怒地吼起来,“你怎么回事啊!?”
“主人!您不能不要我啊!放心吧我一定会做个好孩子的!!!”
“......?”
“我一定会为您上刀山下火海烧杀抢掠样样精通为您夺得所有的誉!请您相信我的决心!!就算是吃喝嫖赌我也会努力去学习!!”
“......??”
“若是这样您都不能相信的话,我就...!”
“............就怎样?”
“我…!我、我就只能为您献上我的身心以表诚意了!!!”长谷部一边红着脸激昂地说着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服。
“???”
(有谁告诉我现在是在播什么片?苦情剧还是啥玩意?要升级成为岛国动作片了吗?!)
“喂长谷部你给我等一下!”我一边揪住他的领子一边将他原本放在领子上的手拽开,“你疯了吗?!我哪里说不要你了?!”
“可、可是...主人您刚刚要走......”长谷部一脸委屈。
(喂喂不会吧...长谷部为什么变成爱撒娇的小孩子了啊...?人物性格严重ooc了啊??!老天不是吧你要玩我吗???)
“不、不是啊长谷部,我没有不要你啦...你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呢!”我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再说话...”
长谷部的眼睛在他听到“左膀右臂”的时候变得超级闪亮,他乖乖地扣上了刚刚解开的扣子。
“真是的,你这家伙,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估计会被带到手合场进行惨无人道的训练吧。”我有些无奈地起身。
“…我说呐,主人你真的要把咱撤掉换成他吗?”不知何时来到我面前的陆奥守向我伸出了手,“万一又有像刚刚那样的......挺不妙的呐?”
(虽然是这样没错啦...可我刚刚说要换人本来就是开玩笑的啊...)
也许是收到我可怜兮兮的目光,陆奥守一脸无奈地看向长谷部。
“长谷部马当番不要紧吗?”陆奥守露出了元气的笑容,“啊,话说回来,烛台切好像在找你呐?”
“呃...?!烛、烛台切......他、他找我什么事?”长谷部的脸上有着明显的动摇。
(原来如此,长谷部和烛台切......呵呵呵呵呵......)
我觉得我的脸上出现了痴汉般的笑容。
“咱也不知道呐,咱记得他好像是在厨房......”
“千万别告诉他你见过我!”长谷部激动地拽住陆奥守的袖子,“拜托了!!”
就差没跪下了。
“诶?啊,好、好的...”
陆奥守看着落荒而逃的长谷部,一脸懵逼。
“他...怎么了呐?”
“......我怎么知道。......嘛,不是要去畑当番吗?走吧。”
我们相视一笑,然后走向了田地的方向。
“啊,说起来,今天和你一起畑当番的是......?”
快到田地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这个事情。
“啊,是新来的刀呐...咱记得是叫...大俱利伽罗来着?”
(大俱利伽罗!?)
没等陆奥守反应过来,我便一个箭步冲进了田地。
“喂,主人......?!”
我气喘吁吁地来到田地,映入眼帘的场景是——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在不远处忙活着。
一个小麦色皮肤的男生正穿着黑红相间的运动服,肩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一头看起来很柔顺的黑发已经稍稍被汗沾湿了,红艳的发尾就那样随意地耷拉在脖颈旁。那金色的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闪耀,本人一脸不满的表情,但还是尽心尽力地做着自己的任务。
(大俱利......是大俱利啊!!!大俱利在畑当番啊!!神啊快劈死我!!)
那身影让我感到有些恍惚,怀疑、兴奋、怜爱等等等等许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整个人都不敢呼吸,生怕打扰到对方,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个梦牵萦绕的身影。
(我该不会是在做梦...?)
我默默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强烈的痛感瞬间使我的脸扭曲起来。
(.........好疼...)
我的兴奋之情简直要溢出来了,我不敢相信地朝那人影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
“......大俱利?”
过了许久,黑发的青年终于抬起了头,那金色的眸子直直地看向我心底。
此时此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般。
明明两人相隔了几米远的距离,但我却清晰地听到了对面的人轻声的回应:
“…嗯。”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3

晚饭过后,药总一脸微笑地跟在我身后,一路跟着我到了二楼的寝室。
(天啊我到底是怎么惹到你了啊小祖宗?!药总你知道你这么笑多可怕吗?!你这么不纯洁一期尼会伤心的哦?!)
我战战兢兢地走到门口,拉开了拉门,然后看向药总:“请、请进...”
药总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我的本丸的这个...真的是药总啊...)
我忍住想哭的冲动,走进寝室拉上了拉门。
药总不像之前的两把刀,进我房间之后,很自觉地就坐在了我床上,反倒是我,有些不自在地走到桌边,默默地坐着。
“大将,”药研见我小心翼翼的样子,特别不厚道地笑了,“你在担心什么?”
“诶?啊,没、没什么哦?!”我有些僵硬地摇了摇头,惹得药总一阵笑。
“不用这么紧张,大将,”药研笑着从床上转移到我旁边,“我只是想问问,之前的寝当番,陆奥守和山姥切都做了些什么呢?”
“做什么...只是玩游戏而已啊...”我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手机。
“喔?是什么游戏呢?”
“叫做王者荣耀...”我扁扁嘴巴,“你可以去问山姥切!”
“那么我也可以玩吗?”药总的微笑总觉得很有魄力。
我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于是我们又玩了一晚上的王者荣耀。
“药总!敌人已经到塔前了!请指示!”
“从上面攻过去吧。”
“是!小兵们,跟着我冲啊!”
“药总!这边需要支援!”
“马上就来,大将。”
“杀啊啊啊啊!”
......
第二天一早,我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药总微微眯着的紫罗兰色的眸子。
(天啊这人也太好看了吧...!)
还没睡醒的我就那样将手抚上了药研的脸颊:“你说你怎么能这么好看......”
“大将,你还没睡醒吗?”
“你怎么能这么帅呢...”
“多谢大将的夸奖。”
“简直是美到了极致啊...!咖喱真帅!”
“......”药研的笑容似乎停滞了两秒。
他朝着房间外大喊了一声:“长谷部!”
长谷部就像早在门外候着一般,不到五秒就冲了进来。
然后在他看到我睁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向他道“早安”时,捂住了鼻子又冲了出去。
“......?”不是明白你们这些刀。
药总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唉...那么,大将你就再多休息一会吧,昨天也玩得很晚对吧。”药研摸了摸我的头,牵起我的手,将我拉到床边,按住我的双肩,迫使我躺下,“好好休息,早饭就由我来做。”
我乖乖地点点头,缩进了被窝。
以为药研要走了,没想到他突然回头看着我笑:“话说回来,大将,咖喱...是谁?”
一脸懵逼.jpg
“啊!那个...不是啦,是在说咖喱饭...!”我有些心虚地看向别处。
“喔,是吗?”药研的微笑始终不变,然后转过身去,“大将真是不会说谎呢。”
“诶?不不不!真的啦!才不是男人什么的!......啊。”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我连忙捂住嘴巴,一脸惊恐地看向药研。
(如果能看到气场的颜色的话,我觉得药总的气场已经是黑色的了。)
“原来,是男人啊。”药研笑着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出去。
(牙白,感觉我要死得很惨了...)
我在药总离开之后打算不问世事直接昏睡过去,结果醒来后发现只过了两个小时。
(......天要我死我不得不死。)
我只好认命地下床洗漱换衣。
......
当我走到长廊时发现了长谷部。
“长谷部?你怎...”我话还没说完,长谷部就跳了起来。
“主人!?您怎么能够...!”长谷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您怎么能够瞒着我们在外面有......有了男人呢!”
(wtf!?药总你都跟他们说了什么啊?!)
“不不不,长谷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
“不,主人,您不要再说了,”长谷部抓住我的双肩,“快告诉我,这个负心男人在哪里!”
“......哈?”
“我明白主人您是个单纯天真的女孩子,您一定是被人骗了!”长谷部抹了根本不存在的一把泪,“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为您除去那种渣滓的!只需要一刀就能够解决掉他了!”
“?!”
(等一下长谷部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药总你到底说了什么啊?!)
“等一下!给我等一下啊长谷部!”我反手抓住长谷部的手腕,一脸严肃,“你给我听着,没有什么渣男,我也没有被人骗,药总的话不能信,明白了吗?”
“可是主人...!”
“药研在哪里?”
“在...大厅。”
“跟我过来。”
“......是。”
我跟长谷部急匆匆赶到大厅,踹门而入:“药研你给我出来!”
“喔?”药研正坐在大厅一侧,跟五虎退还有乱、秋田等栗田口小正太们坐在一起,“大将找我有事?”
此情此景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只要我一通电话,马上会有很多弟弟过来找你#
“不,没事。”看到药总我秒怂。
“喔,是吗,大将,我刚刚教了弟弟们昨天晚上的那个游戏,大家一起来玩吧?”药研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我一愣,看向他身旁的小正太们,无一不是星星眼,满脸期待的样子。
我只好点点头。
几盘下来,我被对面的栗田口给干掉了好几回。
(说好的这是第一次玩呢!?为啥这么凶狠啊?!你们不是对主人都很好的吗?!)
我有些难过地将手机放下。
“主、主公大人...不玩了吗...?”退看见我放下手机,便小心翼翼地问着。
“啊,有些事情啦,你们先玩吧。”我摸了摸退的头,看到对方高兴的神色才停手。
“主人,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来帮您,不必您亲自动手。”长谷部单腿跪在我面前,一脸正义地笑着,“火烧寺庙?手刃家臣?我通通都能为您做到。”
#长谷部快收起你脸上的笑容,婶婶被你吓到了#
“不,我只是想找一下大狸子。”
“同田贯吗?不用劳烦主人,我马上去把他绑过来。”长谷部自信满满地说着,一眨眼便不见了人。
(...真不愧被称作婶婶的梦幻坐骑。)
不到一分钟,一个一脸懵逼被绑成五花粽子的同田贯被长谷部交给了我。
“喂!?你们想干什么啊?!”同田贯咆哮着挣扎。
“不,没想干什么。”我默默地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冲他微微一笑,“我想让你去锻刀。”
“锻刀?早说啊!就因为这种小事,”同田贯活动活动筋骨,“还把我绑过来...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长谷部。”
“你说什么?”长谷部的怒气马上就上来了,“主命是小事?!你再说一遍看看?!”
“我才不像你天天跟在审神者后面跑!主命哪有你说的那么重要...!”同田贯似乎刻意想跟长谷部唱反调,结果话说出口才发现我在旁边看着,连忙故作镇定地改口,“虽、虽然是挺重要的......”
“......”
(哟,这大狸子不是说是直男癌吗,怎么还会顾及我的感受了?)
“哼!主命的重要程度远远大于你!主人!他不帮忙我来帮您!”长谷部看起来不屑跟同田贯讲话,一扭头便看向了我。
“诶?可是...”
“我说过我不帮了吗?!而且我帮不帮关你什么事?!走走走,别理他!”同田贯似乎被长谷部气得够呛,拽住我的胳膊就拉着走。
“诶?诶!等、等一下啊!别拽我啊很疼的诶!”虽然我努力过了,但介于体格和力量的不同,我只能乖乖地跟着他走。
同田贯拉着我停在锻刀室门前。
“你站好了。”
同田贯把我硬生生按在门外,自己进去了。
“喏。”
没过多久,同田贯就拿着一把太刀走了出来。
(诶?没想到大狸子居然如此的欧?!)
我这么想着,一边握住了手中的刀。
一阵光芒过后,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黑发青年笑着看着我,金色的眼眸里似是有光芒流转。
“我是烛台切光忠,连青铜的烛台都能一刀斩断。”黑发青年礼貌地作完自我介绍后,有些无奈地用食指挠了挠脸颊,“唔,果然还是不够帅气啊...”
“不,光忠你很帅。”我一脸自信地对他给予肯定。
“啊,既然主人这么说,”光忠笑了起来,“我真是倍感荣幸啊。”
“那么我带你去本丸里逛逛吧。”
“那么就拜托了。”
“哎呀不用这么客气啦~”
“主人才是,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一人一刀和谐相处的景象让另外一把刀闪瞎了眼。
“喂,你们还磨磨叽叽的干什么啊,”同田贯挑眉,看向烛台切,“你看起来好像很强,等下来跟我手合吧。”
“手合啊...”烛台切有些无奈地笑笑,“虽然我初来乍到,但如果想要切磋的话,我也是会帅气地接受呢。”
“光忠,你跟我去厨房吧。”
“啊,由我来负责做饭吗?”
“嗯,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歌仙或者药研。”我看向烛台切,“嘛,来找我也可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啊啊,好的。”
同田贯看着面前其乐融融的两个人,开始后悔来锻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