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lo。

沉迷大俱利orz大俱利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owo叔侄组和社障组好棒(趴)DK组好可爱emmm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21

【主all婶偏俱利婶


【欢乐无脑向,无刀


【我流刀男,ooc属于我


【各种各样的cp乱入?


【真的真的真的完全是不定时更新



告别安定清光之后,我只身一人···哦,不,大俱利一直跟在我身后,我们一起到马厩去找陆奥守。

只看到鸣狐小叔叔带着小狐狸和马玩得很开心。

“小···鸣狐,今天是你马当番啊。”我轻咳了一下,笑嘻嘻地凑了过去。

“四月大人,午安。”小叔叔无声地朝我点了点头表示问候,而肩上的小狐狸则欢快地开口,“现在是在巡视吗?”

“啊···不,我想找陆奥守,不过···”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好像不在这里?”

“陆奥守大人不久前说要去找同田贯大人,一下就跑没影了。”从小狐狸(小叔叔)的口中得到了这样的目击证词。

找同田贯?同田贯的话,十有八九是在手合场吧。

于是向小叔叔道谢后我们又向手合场进发。

然后在那里碰到了正在“秀恩爱”的和泉守和堀川。

“啊···”感受到了堀川直直射过来的视线,我硬着头皮打了招呼,“好、好巧啊,你们在啊。”

身后的大俱利微微颔首。

“喔,四月,好巧,怎么,是来找帅气的我的吗?”和泉守双眼放光。

(不,并不是。)

“我来找陆奥守的。”我无情地打破了和泉守的幻想,“鸣狐说他找同田贯去了,我觉得他可能会过来这边。”

“什么啊,居然不是来找我的。”和泉守不满地“哼”了一下,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问题。

“吉行没有来过,正国的话,他说出了一身汗要去洗澡就走了。”

“这样啊,多谢,打扰了。”

迅速道完谢之后,我趁着堀川的视线还没到刺人的地步,拉着大俱利一路小跑溜走了。


站在澡堂门前,我犹豫着该不该进去。

(万一进去有刃在里面···啧啧啧,那场景···嘿嘿嘿嘿嘿···)

伸手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我带着不正当的思想准备把手伸向罪恶的澡堂拉门的时候被身旁的大俱利抓住了手腕。

“???”我一脸懵逼,“怎么了咖喱?”

“你要进去?”大俱利的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

“啊?sh······”我刚想回答“是这样没错”,结果看到大俱利的表情后又把想说的话给咽回去了,“什、什么话啊,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

#秒怂.jpg#

(啊澡堂福利没了······)

我有点沮丧地收起心里的小九九,看着大俱利将信将疑的表情,试图努力挤出一滴眼泪(但并挤不出来),为了让我看起来更可怜一点,“那、那啥,咖喱你能不能帮我进去看看陆奥守和同田贯在不在里面?”

(虽然我更想自己进去但还是不要作死了···)

“······”等来的是一阵沉默。

“好不好?”婶婶发动了闪光攻击。

“······”大俱利使用了闪避。

“好不好嘛~?”我咬咬牙用上了撒娇的嗲音。

“呃,好吧。”大俱利扭过头去,看起来很不情愿的答应了。

(不情愿还是不要答应了,干脆让我自己进去嘿嘿嘿嘿嘿······)

“作为交换。”

(???还带交换条件的?咖喱你有点问题啊?正常来说会在这里提出条件吗??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呸呸呸,不能乱立Flag不然就gg了······)

之前被Flag支配的恐惧让我有点后怕:“啊,等一下,要不还是我自己···”

刚想回绝掉便被瞪了一眼。

(行啊咖喱你挺能的啊,还敢瞪你婶婶?!)

我准备也瞪起眼睛把大俱利好好教育一番。

“啊?”大俱利一副“你再继续说下去小心你人头不保”的表情。

“不,没什么。”

(这TM哪是交换,这是强买强卖啊艹!!大咖喱你整个人都ooc了啊!这样真的好吗?!你要记住你是个社障而不是个不良啊!!)

#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下属不能啵上司嘴的你知不知道#

#楼上你在说什么鬼#

“咳···作为交换,晚上我要睡床上。”大俱利有些虚虚地看了我一眼又将视线移开了。

(一上来就是奇怪的要求啊?!而且我本来就不管你们睡哪,就算你想吊在天花板上睡我也不会管你的啊?!···不过···大咖喱我哪里得罪你了吗?为何你要抢我床睡??难道欺负我让你感到快乐吗??)

#并不是,你快住嘴#

#警察叔叔就是它在胡言乱语#

“行、行吧···那床给你睡,我睡地上吧。”我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特别刁难人的要求。

(既然这样能让大咖喱开心,那我就成全他好了。)

但大俱利却像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般皱起了眉。

“你跟我一起。”

(一起睡床上???不不不我jio得不行,先不说大俱利是不是觊觎我的美貌,要让我睡在大俱利旁边我一定会血溅当场······)

“不行,那床睡不了两个人,我还是睡地上吧。”我稍微衡量了一下生命和快乐哪个更重要,最终选择了生命。

(而且我觉得要是让这个ooc得大俱利跟我一起睡会完蛋的,搞不好看我不爽就一个手起刀落···哇,画面暴力血腥小孩子还是不要看了。)

“可陆奥守说它跟你睡过。”大俱利皱着眉头,看起来就像是妻子听说丈夫出轨了的那种委屈。

(你在说什么骚话,你这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你知不知道。)

#我TM#

“虽然是这样没错啦···”我绞尽脑汁思考怎么回答这个送命题。

(老子的脑汁都给你们绞没了···脑子干了你们赔我啊?!)

“那为什么他行我不行?”我上一题还没答出来,大俱利又给了我致命一问。

(当然是因为你ooc啊!带着这么浓厚的不良气息睡在旁边总觉得会被偷袭···)

“总之,陆奥守那个就是个意外啦···”我有些心虚地看向别处。

(陆奥守对不起,婶婶还是喜欢你的。)

“意外?”大俱利看起来···不,是确确实实地炸了。

(噢意外听起来感觉很暧昧啊...)

“不、不是···那个···”我又开始思考起措辞来。

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等一下,你为啥对这些个事情那么上心?跟你没啥关系吧??”我有些疑惑地看向大俱利。

大俱利一愣。

“......因为你是审神者。”大俱利头一歪给了一个并不太靠谱的答案。

“你之前还说对我没兴趣的。”斜眼看。

“......啧。”大俱利又是一愣,无法反驳,有些不爽地别过头去。

(看来傲娇果然还是傲娇啊emmm玩也玩够了还是跟大咖喱处好关系叭不然就该gg了。)

我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偷偷瞟向大俱利:“咳咳,只要你答应我不动手动脚,我就跟你一起睡。”

“好。”大俱利立马就答应了。

(这答应得有点快啊,你就这么想跟我一起睡吗诶嘿嘿看来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嘛owo)

“牵手呢?”

“没问题!”

“抱着呢?”

“可以!”

“接吻呢?”

(嗯???)

我觉得我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但还是微笑着回答了。

“不行。”

“(哔——)呢?”

“······”愣住。

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了。

#还说你不是觊觎我的美貌#

“啊。”

“啊。”

二人对视了一眼,我默默接过大俱利递过来的手帕按住了鼻子,仰头看天,“多谢。”

想想站在身旁的大俱利,我叹了口气。

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ଘ歆鲲 搞出来了我搞出来了!!(ง •̀_•́)ง

感觉没人催就莫得更新...我是妖怪吗_(:τ」∠)_大概是懒叭我该继续去撸王者了

不是文的作者的瞎bb

最近迷上王者荣耀了,每天手痒痒都想打两局,可是又菜(我说的菜是真的菜,菜到能让别人骂的那种),然后不敢打排位也不想打排位,就在青铜三狗着,只打匹配,可是我连在匹配都能被别人骂(ノдヽ)我真的打得很烂嘛......不过我jio得我跑得贼快,所以我的生存很可以_(┐「ε:)_

完全不会辅助可以说我一打辅助就会输,玩法师的大佬们到底是怎么让那条蓝条一直保持着的我完全不明白,战士和坦克嘛哎呀攻击范围太小了不适合我,感觉只要有人近我身我就会被a死的那种,刺客?刺客是不是就是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位移多?打野?打野跟刺客是不是一样的???综上所述,我只会射手(狗头)_(┐「ε:)_

最近迷上了小香香大小姐还有守约。

小香香唱歌好可爱啊!我旋转升天!!(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守约好帅啊!!∠(ᐛ」∠)_唉帅到我了帅到我了

经常跟男神打,我一定一定要忽悠我男神来跟我打cp局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ω•́)✧反正是娱乐局嘛我也好想打十排啊_(┐「ε:)_有没有谁往我嘴里塞糖的(•̀ω•́)✧坐等塞糖或者有谁能来认识一下我们一起打十排娱乐cp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ヽ(゚Д゚)ノ我真的好想打啊啊啊!!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20

【主all婶偏俱利婶

【欢乐无脑向,无刀

【我流刀男,ooc属于我

【各种各样的cp乱入?

【完全是不定时更新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在长谷部的一声令下,几十刃的手伸向了鹤丸,他可能要被“护送”进刀解池了。


我觉得...大概...还可以抢救一下。


“等、等一下!刚刚那个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只是生理反应...!”我正在试图挽救鹤球的生命。


“生、生理...反应...”长谷部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这是...多么可怕的词汇啊主!!!您不能跟鹤丸学坏啊!!!”


长谷部很激动,甚至还扑过来抱住了我的大腿。


“???”


我表示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那么纯洁你套路那么深#


#这一切对于八岁的我来说太过于沉重了#


“主!像生理反应这种词汇只会在小(哔—)文里出现!您还只是个孩子!不能受到那些东西的影响啊!!像是那种(哔—)和那种(哔—)都不可以学的!万一...万一您学会了(哔—)还有(哔—)的话...!我...我...!”长谷部讲着讲着情绪又激动了起来,讲到最后好像还有哽咽的声音。


(怎么办要吐槽的地方太多,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我默默地看着面前被刘海挡住大半张脸看不到表情但整个人都在颤抖的长谷部。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小(哔—)文这种东西的啊?!而且还有(哔—)和(哔—)什么的...我觉得比起小(哔—)文来你更可怕一点啊?!)


“长谷部...那个...”


我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长谷部突然就抬起头来与我对上了视线,坚定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他的决心。


“如果主一定要学的话,我愿意为您做(哔—)......”长谷部还没说完就呈一条美丽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只是几秒钟的事情。


长谷部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回过神来我已经被闻讯赶来的大俱利捂住了耳朵。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眺望四周,发现鹤丸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原本堵在门口的小短刀们都纷纷涌了进来。


“没事吗大将?”药研有点担心地看着我。


我笑着摇摇头:“放心,没事。”


“主人是被鹤丸先生吓哭了吗?”后排的大魔王不安定一脸微笑。


“......嘛,大概是这样吧。”我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


(不安定求求你不要再笑了......清光你想笑就笑出来吧憋着会出内伤的。)


“主人,给你纸!女孩子要漂漂亮亮的哦!”


“啊,主人,我帮您擦眼泪!”


“主人,您眼睛痛吗,我给您吹吹!”


“主、主人...小老虎给、给您抱...”


......


小短裤们一拥而上来安慰我。


(啊,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主人,什么是小(哔—)文啊?”秋田小天使眨巴着天蓝色的眸子期待地看着我。


(完了。)


我的脸上只剩下四个大字。


生无可恋.jpg


(一期尼对不起我没有管好长谷部让他对您纯洁的弟弟们做出了这种事情!就算死我也会替您保护好您的弟弟们的!!请您把您的弟弟们放心地交给我吧!!!(?))


#不如说交给你才是错误的选择#


#这上门提亲一样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呃,秋田啊,这个......”我正在绞尽脑汁,努力地思考要怎么解释才会避开那些不想让小短裤们知道的事情。


“总之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对吧大将?”站在秋田身后的药总笑眯眯地搭上秋田的肩膀,替我解围。


“是啊是啊,秋田,这种事情不用知道的啦~与其说这个...啊,对了,说起来,陆奥守有跟你们说过什么吗?”我连忙岔开话题。


“陆奥守先生有说过有个叫动漫的东西很好看!”秋田的眸子亮起了光芒。


“是的是的!那你们想看吗?”我笑眯眯地问着。


(话题转移成功。)


“想!”小短裤们纷纷高兴地应和着。


“那等下我去买电视回来,晚上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看如何?”


“太棒啦!”


逃过一劫的我松了一口气,看着面前一群小可爱们蹦蹦跳跳像是过节一般的样子,不禁嘴角上翘。


(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啊~要是我弟弟也能跟他们一样乖就好啦~)


想到我弟,我不禁有些失落。


最近应该到了放暑假的时候了,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有。


我弟虽然只跟我差了一岁,但是那性格真的完全是天差地别。


我自认为我是个亲和开朗又懂礼貌的性格很好的人,但是我弟就不一样了,不仅皮还爱欺负人,而且有时候还会瞬间卖队友,我不知道被他坑过多少次了。


就算是这样的他,也是有可爱的一面的...虽然那只限于小时候。


嘛,毕竟是姐弟嘛,关系也算是很亲近了。


一起打游戏、一起打人的傻事有时候也是会有的。


(不知道下次能不能向时之政府申请一下,回去看看家里人呢...)


就在我想着跟现状没什么关系的事情时,有一双手攀上了我的肩。


“怎么了,主人?”清光和大魔王不安定凑到我身边来,清光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吗?”


“要说烦心的事情倒也不算啦...只是有些想家里人了...”我笑笑,没再多说什么。


“主人要去现世吗?那就让我一起去吧?”清光比了个可爱的姿势。


“诶?主人又要去现世吗?”


“主、主公大人,要、要快点回来哦...”


(诶?我还没说要去呢你们怎么一个个都一副我一定会抛下你们过去的样子啊???我长得像会抛弃人的人吗??)


我收起满脸的问号,有些无奈地笑着,伸手摸了摸退和秋田的头。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们丢在这的。”


“嗯!”


看着小短裤们绽放的笑容,我松了口气。


“那么,我去找陆奥守说一下买电视机的事情,你们先去玩好不好?”


“好~”


“主公大人也和我们一起看吗......?”


“那当然啦。”


“我们会等着主人的!”


小短裤们高兴地蹦着跑着,就这么跑远了。


“清光安定,你们有看到陆奥守吗?”我将视线收了回来,转头看向身旁的二人组。


“陆奥守的话,我刚刚在马厩那里看到他了,可能是在马当番吧?”安定微微笑着,向清光眨了眨眼,然后看向了我的身后,“主人你打算一个人去找陆奥守吗?”


“啊,莫非是打算来一场两个人的万屋约会吗?”清光像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开始和不安定一起不安定起来,“哎~呀~我也想和主人一起去万屋买东西啊~”


“???”不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的我真是一脸懵逼。


“喂。”


感受到身后的一股威压,转过头去就看到大俱利正黑着一张脸紧紧盯着我看,一副“我也要去你应该知道不带我去是什么下场”的表情,默默地吞了一下口水。


我又转回来看了看依旧人畜无害地笑得十分开心的不安定二人组,沉默了一会。


总觉得......我是不是被坑了......?




 @歆鲲ଓ 约好的二十章出来啦,鸽了太久可能没有一开始的那种感觉了,憋的有点久真的抱歉(つД`)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9

【主all婶偏俱利婶
【欢乐无脑向,无刀
【我流刀男,大概有ooc
【各种各样的cp乱入?
【不定时更新


“所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被和泉守和陆奥守拖到和泉守房间里的我大爷似的坐在榻榻米上,等待着两人的回答。

“呃,四月,你看啊,最近出阵我不是一直在拿誉吗...就是...那个...有没有什么奖励什么的...”和泉守支支吾吾地说着,还时不时偷偷瞟我两眼,完全一副小娇妻的模样。

“奖励...?”

和泉守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最近大阪城活动出阵和泉守抢誉简直是称得上小能手了,的确应该给点奖励才行啊...)

“你想要什么奖励?”我微微偏了偏头。

“呃...就是那个...能不能...”

“......”

“呃......那个...”

“......”

“哎呀咱在旁边都看不下去啦!他就是想问主人你能不能晚上让他寝当番呐!”

陆奥守无奈地挠着头,大咧咧地替和泉守提出了要求。

“......哈?”

一脸懵逼.jpg

(今天晚上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你们为什么都要赶着今天晚上寝当番???)

“呃咳,和泉守啊,今天晚上已经有人选了...”对上和泉守无比认真严肃紧张兴奋的眼神,我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要不你就等后天吧?”

“诶?!”和泉守有些惊讶,“有人选了吗?!居然不是帅气的我吗?!是谁啊?!晚上的人选是谁!?难道有人比我更帅气吗?!”

(重点在那里吗?!)

“呃,今天晚上的人选是大俱利伽罗。”

“啊啊??那个黑皮哪里比我帅了啊??”和泉守一脸不满。

“啊?你再说一遍?”我微笑着看向和泉守。

(敢黑我大咖喱和泉守你大概是不要命了吧:D)

“我说那个黑唔唔唔?!”和泉守还真打算再说一遍,被身旁的陆奥守快速地捂住了嘴。

“嘛哈哈哈,主人你直接给他排后天没关系的呐~”陆奥守笑着打圆场。

“唔唔唔唔唔!!!(放开我!!)”和泉守用力地挣扎着,然而等级不比陆奥守高,结果没成功。

“你给咱闭嘴呐!想挨打吗?!”我看到陆奥守的头上隐隐约约蹦出了十字路口。

(真是辛苦陆奥守了......各种意义上。)

“嘛,算啦,我大概知道了,和泉守你就安排在后天咯?”我示意陆奥守赶紧把和泉守放开,“陆奥守你再不放开,和泉守就要不能呼吸了...”

陆奥守一愣,看向了和泉守。后者的脸已经憋得通红。陆奥守连忙松手。

“嘛哈哈哈,不好意思呐~”

“咳咳,你这家伙......!”和泉守伸手就想给陆奥守来一拳,结果被陆奥守轻轻松松接下了。

“嘛嘛,在主人面前不要这么没规矩呐~”陆奥守一副长辈指责后辈的样子。

(话说你没资格说这个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打情骂俏了。”我一脸无奈地晃了晃脑袋。

“谁跟他打情骂俏啊!!!”和泉守气急败坏地大叫着。

“莫非你不喜欢他?”

“谁喜欢他啊!?”

“啊啦,原来你喜欢的是堀川?”

“这关国广什么事啊!?”

“兼桑,你在这里啊。”

“......”

“......”

“啊呀,堀川你来了啊。”

“兼桑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十分抱歉。”堀川满脸清爽地朝我鞠了一躬,单手拽着和泉守的后领,就这样拖着和泉守往门外走,“打扰了,我这就带他离开。”

“好的,多谢。”微笑.jpg

剩下我和陆奥守面面相觑。

“陆奥守。”

“嗯?主人有啥事呐?”

“要不要一起来看动漫?”

“哈?”

“总之来一起看吧?你一定会有兴趣的!”


我拽着陆奥守的胳膊,把他带到我房间里,强行让他坐在电脑前,然后熟练地点开网页,打开视频。


............

......

看完两集之后,陆奥守的眼睛还在闪闪发光。

“看完之后感想如何?”我笑眯眯地问他。

“这个东西好厉害呐!是叫动漫的东西嘛?!居然有人在里面唱歌跳舞!真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呐!咱要马上去告诉大家!”陆奥守兴高采烈地从榻榻米上爬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啊、喂...!”我刚想叫住他,结果一眨眼就没影了。

“真是的......”我无奈地笑笑。

(嘛...这样也好,明天有时间的话,可能要去买台电视机了吧...?)

我默默地想着,打开了我珍藏的刀剑乱舞小黄歌MMD,戴上了耳机,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哟,吓到了吗!”极为熟悉的声线突然在我身后响起。

“?!”我被吓得一颤,耳机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吓到了吧!”鹤球的笑脸近在眼前,也许我可以就这样一拳过去。

但我没有,可能是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被突然吓到,有些呆滞,眼泪当即就溢出了眼眶。

这只是生理反应,但我本身并没有什么想哭的欲望,但是看到鹤丸被吓到的表情,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呜、呜呜呜......”

我开始出声哭了起来。

“诶、诶?!等、等一下!别哭啊???”鹤球好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手忙脚乱地用他的衣袖替我擦掉脸上的眼泪,“吓、吓到了吗?抱歉啊...所以说你不要再哭了啊...”

“鹤丸国永。”

门口传来了微含怒意的声音。

我感觉到鹤丸帮我擦眼泪的手一僵。

(啊,牙白,本来只是想逗逗他的,这下他真的完了。)

“啊哈哈哈,长谷部,找我有什么事吗?”鹤丸站起身来,面对着站在门口死死盯着他的长谷部,似乎在寻找逃跑的时机。

“你又做了什么?!这次居然还惹主哭了!?”长谷部眼睛一瞪。

“我什么也...”鹤丸刚想辩解。

“诶?什么什么?鹤丸先生把主人弄哭了吗?”乱出现了。

“啊,主人不要紧吗?”前田和平野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大将哭了?”是药总的声音。

“诶~主人她......”安定和清光的发色映入眼帘。

“是这样吗...?”连被被都来了。

一个又一个刀剑男士聚集到我房门口,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鹤丸的逃跑路线自然不用说,被封锁了。

我偷偷瞟了一眼鹤丸,发现他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啊,这下真的完了。)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8

【主all婶偏俱利婶
【无刀无脑欢乐日常向
【有时候会掺杂进奇怪的cp请不要在意
【我流刀男,有ooc

等到长谷部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这期间大俱利一直都板着一张脸坐在床上看着长谷部...不,与其说是看着,不如说是瞪着,而且是要生吞活剥的那种。

“好了好了,别再瞪了,人都走了。”深知长谷部性格的我从旁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大俱利的肩,“你这样长谷部反而会更高兴哦。”

“啧。”后者不爽地咂舌表示他的不满。

“喂喂,你们俩,怕不是忘了我这个老年人还在吧?”坐在桌边摆弄着笔记本电脑的鹤丸笑得一脸灿烂。

“哦,你还在啊。”

“忘了。”

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们俩......”这次想打人的轮到鹤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鹤丸露出一副狰狞的表情向我扑了过来。

我正准备表演一个漂亮的后退躲过鹤丸“凶狠”的攻击,不料却遭到脚边电线的阻碍,没能成功。

“喂,等...!”

“哇啊?!”

“唔...!”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

看样子,我被鹤丸漂亮地扑倒了。

一起被扑倒的还有闪到我身后原本打算扶住我的大俱利。

三个人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在了一起。

“啊...疼疼疼...好重...”扶着差点晃没的脑袋,我慢慢地睁开双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的头顶,再加上前面奇怪的触感,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喂...这、这个...莫非...我这是被...埋胸...了???)

“呜哇,玩过头了...感觉有点晕...”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大事的鹤丸终于抬起了头,与我四目相对。

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感觉血气上涌。看这情况,我的脸应该红得能出血了。

“哈哈,吓到你了吗?”鹤丸带着笑意的恶作剧口头禅在我耳边响起,还伴随着阵阵热气。

(这家伙...!还故意吹气...!)

我连忙捂住了耳朵。

“...喂,”一个凛冽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当我不存在?”

“啊,抱歉抱歉~”鹤丸道着歉,但丝毫没有要从我身上起来的意思。

(咖咖咖咖咖、咖喱?!在、在我后面吗?!)

我扭过头去看身后的大俱利,结果一转头,脸上就感受到了温热的鼻息,大俱利那金色的瞳孔近在咫尺。

(好、好好好好近......!!)

我下意识想往后退,却被后面的鹤丸挡住了退路。

“为什么要逃?”大俱利拽住我的手臂,气势咄咄逼人,锐利的金眸紧紧地盯住了我。

“这、这个...”我慌慌张张地想要挣脱,却感觉有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哎呀~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呢~”鹤丸搞事的标准笑容出现了。

(逃、逃不掉了...!要死了...!)

大写的“完蛋”出现在我脸上。

正当我打算乖乖束手就擒,任人宰割时,房门被“哗啦”一声拉开了。

“主人.........诶?”

门外站的是一脸懵逼的陆奥守和和泉守。

“你、你们...在干什么...唔?!”和泉守“噗”的一下红了脸,用手遮住了双眼,慌乱的大叫,被身旁的陆奥守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唔唔?!”

“呃,我、我们找主人有点事情呐...能不能先把主人借我们一下...?”陆奥守看起来有些尴尬。

(请务必把我救出去啊陆奥守!!!)

我一脸急切地盯着陆奥守,向他传达求救信号。

“......”微笑。

“......”冷漠。

“拜托了呐?”继续微笑。

“......好吧。”叹气。

坐在我身后的大俱利放开了拽住我手臂的手,死死盯着还在我身上的鹤丸,表示“快滚开”。

“嘛,下次再给你来个更刺激的惊吓吧~”鹤丸笑着站起身。

(不,不必了谢谢。)

冷漠.jpg

我也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因为刚刚的事故凌乱不堪的衣服,然后对站在门口还愣着的二人微微一笑:“你们找我什么事?”

“啊?哦,这个...就是有点事情......你能不能跟我们来一下?”

和泉守有些支支吾吾地说着,用手肘从背后轻轻捅了捅陆奥守。

“啊,对对,他说的没错!”

陆奥守附和着,被和泉守用力一捅。

“笨蛋我叫你说的不是这个!”

“喂你也没叫咱说什么啊!”

“总之不是这个就对了!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嘛哈哈哈抱歉之前咱没怎么认真听呐~”

“你这家伙是怎样啊!是想气死我吗!”

“不就是少听了你几句话而已,怎么呐你想打架吗!?”

和泉守和陆奥守两个人自己吵起来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所以,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我为了中断他们的吵架,还硬咳了两声。

“就是...那个......啊,真是的!总之你来就对了!”和泉守像是终于爆发了,头发一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面前拽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我就这样一脸懵逼地被和泉守和陆奥守拖走了。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7

我慌慌张张地冲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莫非他们真的吵起来了?!)

“你们不要吵......了......!?”正当我大吼着想要来一个见义勇为的尔康手,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顿时僵住了。

房间里的三把刀正或认真或津津有味地看着放在桌上的我的电脑屏幕上播放的MMD视频。

其中一个还很严肃地记着笔记。

“你、你们...”我攥紧了拳头。

“哟,四月,你回来了?”罪魁祸首鹤丸国永在那里笑得人畜无害,“我刚刚借了一下你的...呃,是叫电脑的东西吧,现在拿来还给你啦~”

“你...该不会翻看了我的东西吧...”

(我那些......珍藏的幼儿车自行车小轿车甚至是豪华轿车......)

“啊哈哈,你说什么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哦~”搞事鹤露出标准的元气(划掉)搞事笑容,“哎呀,小姑娘也长大了呀~的确是要成熟一些比较好嘛~”

“你这家伙...!”我冲上去准备拽起鹤丸的领子,却被其一个漂亮的闪身躲了过去。

“你有本事作!有本事别跑!”我不甘示弱地追了过去。

“哎呀哎呀,四月你这么容易就生气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完全没有要反省的样子四处乱窜,躲避着我的“魔爪”。

“主...!请您冷静一点!”长谷部实在看不下去,连忙拦在我们中间,一幅视死如归的壮烈牺牲状,“如果您想打就打我吧...!”

(喂长谷部你怎么回事鹤球刚来的那天我看你的态度好像不是这样的啊喂!?他做了什么值得你这么庇护他啊???)

“长谷部......!”鹤丸一脸感动地望着长谷部,好似在上演晚间八点黄金档的爱情肥皂剧,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来一段即兴的深情告白糊我一脸狗粮。

(很好长谷部我记住你了,看我到时候叫光忠整死你...!)

我仿佛要吃人,哦不,吞刀的目光就那样定在长谷部脸上,也许是怨恨过于实体化,也可能是我的面部表情太过狰狞,我看到长谷部被吓得一颤。

“长谷部,你要是不让开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眼疾手快拽住还在发呆的长谷部的领子,一脸的狠样。

“你拽着他怎么让啊,你该不会是老年痴呆了吧?”鹤丸·搞事情大佬·国永还在长谷部后面继续火上浇油。

“你这家伙...!”我正准备隔着长谷部给他脸上来一拳时,被另一把刀拦下了。

“别吵了。”大俱利伽罗一脸不爽地将我和长谷部分开。

我叹了口气,尽量不去看长谷部背后还在朝我做鬼脸的鹤丸。

“唉...长谷部,我问你,”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说话,“你还想寝当番吗?”

“是、是的!主!”长谷部热泪盈眶,双手握拳,仰天长啸,“非、常、想、啊!!!”

............

(看起来真的很想啊......)

“那就把鹤丸交出来,今天晚上的寝当番就归你...呜哇?!”我双手叉腰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大俱利用力地一把拉进怀里。

“干什么啊咖喱!”

“不准给。”

“什么啊?!”

“寝当番。”

“为什...!......啊。”

(之前好像说了咖喱是今天晚上...呃......牙白。)

“咖、咖喱啊,今天就先给长谷...”

“不给。”

“呃...可是...”

“别想。”

“呃...那...”

“以后也别想。”

............

(你想怎样啊大佬。)

“......那长谷部,你明天晚上怎么样...?”我说不过大俱利,只好退了一步。

“是的主完全没问题我会做完所有的工作干完所有的活然后洗干净自己在您的床上躺平躺好等您回来的!”长谷部自信满满地说着,眼睛亮得不行,也许把灯一关还能当灯泡用。

只不过有人不满意了。

我看到旁边大俱利的脸已经黑到放到外面可以完美地和夜色融为一体的程度了。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小番外2

【没错又是我
【没错又是对话式

链接不知道为啥发不了,我就发在下面的评论里了
_(:з」∠)_要是有啥建议请你们告诉我...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16

【主all婶,偏俱利婶
【不定时更新
【我流刀男
【欢乐向?无刀子orz

“大、大咖喱...你、你刚刚说...晚上要、要......”我颤颤巍巍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但大俱利仍然明白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
“你、你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吧...!”我往后一退,保持着一种戒备的状态。
(就算是我最喜欢的刀也是不能夺去我的纯洁和天真的!)
“嘁,怎么可能。”
大俱利看起来一脸嫌弃。
(咦......?他之前不是还对我很上心吗...?为什么态度转变地那么快?!难道是我猜错了?)
稍稍对他放下了一点戒备心,但我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为什么要主动实行寝当番?”
“......”
“......”
“没什么特别的。”
“哼嗯~?”
“......光忠叫我看着你。”
“真的吗?”
“啧,不信算了。”
大俱利有些不爽地抬手抓了抓头发,闹别扭似的转过了头去不再看我。
我见状立马狗腿地上前:“嘿嘿嘿,既然是这样的话,你早说就好了嘛!大咖喱的话我怎么会不信呢!”
大俱利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没说话。
我被他盯着感觉心里好慌。
“呃、这、这个...哦对了!说起来,咖喱你是从手机里出来的?”
“...嗯。”
“那么其他人也可以出来?”
“......不知道。”
“那你能回去吗?”
“......不知道。”
“那我能过去吗?”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敢来?!)
也许是我哀怨的目光过于强烈,大俱利微微地皱起了眉:“......不行吗。”
“可以可以。”秒答。
正当我和大俱利进行尬聊的时候,长谷部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范围内。
“主人!”长谷部看到我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扑了过来。
“诶、诶?!等、等一下,长谷部你怎么了??”我一脸慌张,又不敢太过强硬地拒绝长谷部,错过了躲开的时机,被迎面而来的长谷部抱了个满怀。
而旁边的大俱利默默皱起了眉头。
“主人!您快帮我挡住烛台切!!他简直是个恶魔!!”长谷部泪眼汪汪。
(噫!烛压切嘿嘿嘿嘿嘿嘿...)
我的脸上也许出现了痴汉一般的笑容,但幸好被长谷部挡住了没人看见。
“呃,光忠他对你做了什么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实际上心里早就按捺不住八卦之心了。
“他、他居然想让我跳那种羞耻的舞蹈...!真是不可理喻...!”
(羞耻的舞蹈!?)
我眼皮一跳:“什么舞蹈?”
“就是主人您电脑里的......”
“啊啊啊啊啊啊!!!!”
长谷部还没说完,耳边就响起了我刺耳的尖叫声。
“你、你们,谁碰了我的电脑?”我拽住长谷部的衣领,一副“你再不告诉我你就完蛋了”的表情看着他。
(电脑里除了那些MMD以外还有很多东西是不能见人的啊...!)
“就、就是...那个...”长谷部支支吾吾,憋红了脸,可就是不说出来。
“长谷部,我告诉你,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不想被揍就快点告诉我!”
“是、是鹤丸......”长谷部终于妥协了。
“哦,是吗。”和善的笑容.jpg
“鹤、鹤丸他是想让我们为了接下去的寝当番选举做准备才、才......”
“哦,是吗。”
我继续微笑着看着长谷部,后者一脸慌张,一副坐如针毡的样子。
“......鹤丸现在在伊达组的房间里...”
“好的,多谢告知。”
我站起身来,面带微笑,打开房门就向着目标地点走去。

当我打开伊达组的房间大门,我看到了可能是今生难忘的一幕。
“啊,主人,有什么事吗?”烛台切友好的语气让我有种是我眼花的错觉。
“你...你在跳......gentleman......吗???”不敢相信。
“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呢,鹤丸先生说这首歌的动作主人看了一定会选我的...”烛台切居然如实回答了,而且回答的内容超乎我想象。
(我:???话说鹤球怎么会知道我喜欢...orz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光忠你别跳这个了,对栗田口们不好,到时候一期来了我吃不了兜着走。”我苦口婆心地劝说光忠。
“可是...”光忠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你看看你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小伙子,跳这个像话吗?!应该换一个更帅气一点的吧?!”
“说、说得也是呢......”
后者在我的劝说下终于放弃了,按照我说的换了一首威风堂堂。【???
咳。
说回正题。
光忠表示很感激,然后告诉我鹤球去了我房间,大概是要把电脑还回去。
我眼皮一跳。
(糟糕,咖喱和长谷部还在我房间里,他们该不会打起来吧?!)
我连忙向光忠打了个招呼便赶回了房间。
刚到房间门口,我便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吵闹声。



话说回来,我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打过这个文了???真的很抱歉_(´ཀ`」 ∠)_主要是放假了就顾着肝游戏了完全没时间,四个嘞,我也是挺佩服我自己的......orz接下来我会乖乖继续码字的emmm不过像之前那么多字数的可能不存在了orz总之会努力一下的_(:з」∠)_晚一点把之前玩到的一个对话式小番外发上来作为补偿......

这几天感觉很忙,思考了一会之后我默默地捂住了我的肝orz


emmm很努力地糊了一下,从早上八点开始糊
orz我的水平可能就这样了,这是我觉得我画的最努力的一次...
不过以后还是多练练比较好emmm
第一次用板子感觉心好累
手冻了一天,现在有点不听使唤,没知觉了qwq

某个本丸的和谐日常【小对话一

最近闲的啊,啥事不想干,又想干点什么事(趴)刚好上次我朋友给我看了一个对话小说app,闲来无事去玩了一把......emmm好像还挺上瘾的ww
于是就打算直接把那个当作小番外来玩了,大家就凑合着看看吧owo
接下来放个链接
http://niubichat.com/bb57185?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真神奇啊这种软件orz
啊对了里面的头像图片有的是乐乎里其他太太的作品,如果有侵权(?)的话跟我说我会删掉的哦。